凌晗

叶allonly。我大概已经死了。

【叶周】Be Together

梗来源《 To the Moon 》

BE/HE不明

叶周

军队paro

回忆向居多

bug

ooc会有的吧

刀子糖渣

原著外人名由两位太太太太太太 @零晨  @五更残月 友情提供

短篇4045

欢迎评论

预警完毕

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小周你振作点!”江波涛的声音传来,他焦急地呼喊着军医,并望着重伤后一躺不起却突然心跳变慢许多的周泽楷。

方明华带着他的医药箱匆匆忙忙地赶来,处理了一番。

“病情稳定了,目前。”说着,微乎其微的摇了摇头。

众人望着白色病床上的人,他脸色雪白,双眼紧闭,没有丝毫要醒和生命的迹象,但只有仪器上的生命体征,证明他还活着。

没有人希望他死,包括那个已经不在的人。

“不好意思,请让一让。”一个成熟干练的女声传来。

门外,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士和她的搭档。

轮回众人甚是奇怪,这位女士和她的搭档与周泽楷不相识,为什么会来到周泽楷的病房。

江波涛走出病房,与她对视,问道:“请问有什么事吗?周泽楷身体状况有异。不方便接客。”

“他快撑不住了吧。”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说了一句这样的话。

那个女士从她的包中拿出一张纸,递给了江波涛,“我是本次任务的负责人解师澜,我旁边的傻子是我的助理刘建国。我们是为了履行病人与我们机构的合同,来满足病人的请求的。”

江波涛看完合同后,默默让开了地方,让他们进去。

他们提着他们的仪器箱,进了病房,看到一屋子人,一脸平静地说道:“病房里只能留下两个人,一个医生,另外一个是十分了解病人的人。你们谁留下?”

众人纷纷想要留下来。

她接了一句,“时间不多了,我们必须尽快,所以你们赶紧做好决定。”

最后留下来的两个人,一个是方明华,一个,是江波涛。

“由于时间原因,我们今晚必须在病人的梦境中完成他的心愿。”

他们和周泽楷带上头盔,方明华负责照看病人情况,而江波涛,只需在两人发出信号时,帮他们做一些他们在记忆里无法做的事。

开始进入了周泽楷的最近的一次记忆。师澜皱了皱眉:“这样可不行,太慢了,病人恐怕撑不到那时。”

建国笑了笑,道:“就当是欣赏沿途的风景吧。”

两人谈着,便来到了周泽楷记忆中与z国交战的战场。

战火纷飞,空气中充满了烟气与血腥味,两方的士兵和将领都在为自己的国家而战斗。战场中心,他,周泽楷,手持荒火和碎霜两把枪,波澜不惊的,在前锋战场,给敌军施加压力。

但是,终究还是处于劣势的,敌军仿佛倾尽了全国的兵力和弹药,而轮回他们兵力和火力不足,于敌军而言,已是强弩之末。

周泽楷已经被敌军的重重人墙包围了,远处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正在迅速靠近。

周泽楷认出来了,是叶修!

而他又感到奇怪,他为什么在这儿?他两个星期前可是刚刚退役的,怎么可能这么快又出现在前方的战场,怕是自己认错了吧。不过,这幅样子,被叶修看到,他又要心疼了吧。

他闭上眼,准备昏倒倒下。但意外的,没有大地的尘土飞扬,而是倒进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。

“我来了。”那个人轻声说着,“接下来交给我吧。”

周泽楷睁开眼,满眼看到的,就是叶修。

“不,我要帮忙。”他固执地说道。

叶修勾了勾唇角:他的小朋友还是那么的固执,又可爱,但这幅样子,又让人心疼。

一人持矛,一人持枪,矛与刀剑擦出的光影和枪口的火花交相辉映,两张俊美的脸上,溅上了鲜血,他们没有停住脚步,就那样硬生生从人墙中杀出一个洞出来。

说他们没有负伤,那是不可能的,两人并肩靠在一颗大树下,气喘吁吁,互相对视,眼中的不止是信任,还有爱意。

军队里有谁不知道叶周这一对?大概没有,前后第一人,在一起了。想必是很轰动的,而在家庭的高压下,他们仍恩爱如初,便也自然而然地得到了接受。

叶修预感到周泽楷会有事时,马不停蹄的赶向战场。因匆忙而手握一根普通的矛,却为救周泽楷,挥舞得熠熠生辉,身负伤,如临至断头台,也不退缩。

可惜,终究还是寡不敌众。

“小周,你先回去,我帮你拖点时间。你回去找援军。”他背向周泽楷。

“……”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,“好。”最终还是答应了。

叶修释然一笑,“小周,等我回来。”……我爱你。

这三个字他却没说出口,但他想,他的小周会知道的。

他提着矛,冲向了敌军。

而周泽楷,转身跑向基地。

两人背向而驰,但解师澜知道,他们的心是在一起的。

周泽楷用尽全力奔跑,但因重伤和饥寒交迫,咬牙直至坚持到基地门口,眼前一黑,还是倒下了。

解师澜和刘建国看着这一幕。

“要不要现形给他疗伤?”刘建国不忍。

“最好不要。”解师澜看着倒地的周泽楷,“会有人救他的。而且,我们主要的目的是回到他的儿时,给他根植他现在想要的愿望。”

而等周泽楷醒来……

他睁眼,看到雪白的天花板,转头又往周边看了看,轮回一行人都在病房内,等着他醒来。

“队长,你终于醒了。”他们说道。

“小周,你被发现时倒在基地门口,电报发到轮回总部,我就猜想前线肯定出了什么事,所以派人去前线看了,但,还是晚了。”江波涛道。

他突然才明白,叶修他食言了,他强大了一辈子,却对他食言了,他没能回来。

而周泽楷,也没能把自己想对他说上千遍万遍的那三个字说出来。

他们没能完成他们期望的婚礼,没有为互相带上戒指,而周泽楷能做的,就只是买下他们看上的以后同居的一栋房子。

之后的周泽楷,孑然一身,他有朋友,但他身边一直没有一个人,一个陪伴他一生的人。

“真令人伤感。”解师澜说道。

刘建国无言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“好了,现在回到工作。让我们找到他的记忆碎片。然后进入他的青年时期。”解师澜很快恢复了情绪。

他们找到了记忆碎片。分别是一支烟,一张照片,

现在,他们进入了周泽楷的青年时期。

解师澜和刘建国浏览着学校的荣誉室,有叶秋的名字的奖项占了几乎一半,周泽楷韩文清黄少天喻文州等人的奖项也屡见不鲜。

荣耀学院,创校不过十年左右,却有着这么多奖项,确实是精英聚集的地方。

“叶秋这家伙,强的变态了吧。”刘建国吐槽道。

“别看了,建国。我们该进入工作了,先要找到周泽楷。”解师澜道。

“你这家伙也太无趣了。”建国撇嘴。

他们从荣誉室出来,在校园里逛了一圈,最后在练习室看到了周泽楷,以及叶秋。

作为一个军学院,荣耀大学的练习室各种设备齐全。他们俩,正在练习射击。

他们俩似乎正在比赛,面前十个靶子,比谁打的十环多。

最后的比赛结果,叶秋赢了,十个十环,周泽楷惜败,但他眼里却没有失败后的失落,而是有着喜悦。

“前辈很厉害。”周泽楷说。

“哪有,只是我经验比你丰富点罢了,好好练练,你会成为荣耀学院的神枪的。”叶秋挑眉说道,“介意抽烟吗?”

周泽楷摇摇头,叶秋边轻车熟路的从口袋里掏出烟盒,用打火机点燃了烟。

而这过程中,周泽楷就只是看着他,没有任何动作。

却不知,他的神情都被叶秋收入眼底。

由此,叶秋可以肯定了,周泽楷喜欢他。他并不是暗中单箭头。

练习室后,周泽楷就开始做一些生活琐事。

“这段记忆是不是已经完了?”刘建国道。

“不,还没完。”解师澜答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直觉。不过这段记忆有点长,让我们快进一下。”

他们跳跃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却在学校礼堂中,发现了周泽楷和叶秋。

叶秋手捧花,那花是白色的,洁白无瑕,散发着清香。礼堂也被精心布置过。

“这些东西是我给你布置的……我特地问老冯借来这个礼堂……就是想问……你……”素来反应平淡的叶秋在此时吞吞吐吐。

终于像是鼓起了勇气,“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周泽楷。”

这个问题似乎对于周泽楷来说很出乎意料。他听到这局话时惊讶了一下,随后他脸上出现的,是喜悦,他重重地点了一下头。“我愿意。”

青年时期的回忆到这戛然而止。

“真是吃了一口好大的狗粮。不过我是单身贵族我自豪。”刘建国酸道。

“先不管这些了。找记忆碎片要紧。接下来要到他的最终的时期,幼年时期了。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一步,不能走错,不然就一切全部作废。”解师澜强调道。

找到记忆碎片后,他们进入了周泽楷的幼年时期。

幼年的周泽楷如他青年和现在一样沉默寡言。因此受了许多同龄人的欺负。

但他从来不会因为这个而告诉他的妈妈。他不想让妈妈为他操心。

“泽楷,走,妈妈今天带你去嘉年华玩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周泽楷点了点头,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喜悦,但是眼里满是耀眼的光。

来到了嘉年华。他与妈妈走遍了许多摊子,水果摊,小吃摊,玩具摊,应有尽有。

本是小孩子的周泽楷当然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,边边走边玩。

临近傍晚饭点,妈妈带着周泽楷去了一个露天饭店吃晚饭。周泽楷很快就吃好了,他想去饭店后面的那块更高一点的高地去看看。

向妈妈打了招呼,他便走上了那个高地,那里有灌木,有树,有树墩,有花。

一个人背对着他,坐在倒下的树干上,虽然没有回头看一眼周泽楷,但是他知道有人来了。

“哟,新来的吗?”

“……”周泽楷没有回答,只是防备的点了点头。

“要不要一起看星空,这里的星空很美。”

他慢慢走过去,坐了下来,天色渐黑,而天上有几个星星点点依旧闪耀着。

如同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,天上的亮斑越来越多,点亮了整个天空。

“你为什么一个人来这呢?”周泽楷问道。

“因为我的梦想和家里人对我的期望不同啊。于是啊,我就偷偷跑出来了。”

“你的梦想是什么呢?”

“当军人。但是他们说太危险,想让我当个文官,我却不喜欢坐享其成。”

“真厉害。”

“要不要跟我一起?我罩你。”他半开玩笑地说道。

周泽楷听了这句话,默默地记在了心里。但语言上却没有回答。

“欢迎你来找我,我就在这儿。也欢迎你和我一起。”

他们之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尴尬。

那个夜晚,无声,却美好。

“所以原来周泽楷的愿望就是要和叶修在一起吗?”解师澜思考道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刘建国悟道。

“现在该把记忆碎片都联系起来了。”随着话音的落下,解师澜将记忆碎片摆成有顺序的位子。

然而,一切记忆还是没有发生变化。

青年的告白依旧在。

战场的逝去也依旧在。

“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?”刘建国不解。

“接下来,我要去办一件事情。你就在这儿等着我。”

“等等,你要干什么!”刘建国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解师澜消失在他的视线内。

“该死的,她去哪儿了?”

找解师澜的同时,刘建国遇到了解师澜给他布下的陷阱。

有段音像随着他中了陷阱也播放出来,

“听着,建国。你就呆在这,不要找我,也不要阻止我。我们的任务是在人的记忆中完成他们的愿望。你只是我的助理,你不能妨碍或者阻止我完成任务。”

他看着他所在的周泽楷青年记忆中的叶修消失。

学校荣誉墙上的奖项名字依旧没有变。

而在周泽楷的青年时期并没有与叶修相遇甚至相爱。

“你到底干了什么?”

几年后

战术室中

“这次敌军进攻已是必然,我们需要来个假装的示弱来迷惑敌人视线。”张新杰分析道。

“最好的办法就是轮回在前线,既能抗压而且能坚持到我们绕后。”肖时钦道。

“那么,谁率领援军绕后包抄呢。”喻文州道。

三个人都不约而同望向了同一个人。

“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。我可不确定我和那轮回的领头人有没有默契。”叶修背后一凉。

“就你了。”三个人硬性决定了叶修的执行。

“据数据分析,叶修你每次带兵打仗伤亡是最少的。”张新杰推了推眼镜。

“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斗神啊。”

“除了你,没人更合适了。”

三打一,叶修只能认命了。

战场上,战火纷飞,空气中充满了烟气与血腥味,两方的士兵和将领都在为自己的国家而战斗。战场中心,他,周泽楷,手持荒火和碎霜两把枪,波澜不惊的,在前锋战场,给敌军施加压力。他的搭档,孙翔,也舞动着战矛与他完美配合。

敌军自以为前线只有这个团,突破只是分分钟的事情,殊不知,已经有一个队伍,乔乔从后面袭来。

一个形状奇怪的战矛突破了敌军的后排,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敌军很快反应过来,他们收缩阵型,而很快又被冲散,两团包夹,而叶修手中那个武器却是无解,令人难以招架。

他们获得了胜利。

叶修看到了轮回前排的周泽楷。

“我们见过吗?”他道。

一种熟悉感铺面而来,瞬间,他知道了。

“现在,愿意跟我一起了吗?”

回到现实

他们的头盔脱落下来,愿望实现,任务自然也就完成。

几个小时后,周泽楷走了。

但他的嘴角挂着笑。

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。

他们俩被葬在了一起。

据说,那是一个偏僻的地方。那里有灌木,有树木,有花草,有那一望无际的星空。

据说,那个墓地是外人挑的,还是一男一女。

据说,那两个人一直都在一起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

沉迷to the moon,这个游戏真的很好玩,剧情很棒,taptap上有卖,忘了几块钱了,强推。

下个更新是叶乐警pa,欢迎提供脑洞。

评论(3)

热度(28)